欢迎访问兰州大学校报 - 兰州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922期(总第922期) 2018年6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新闻综合 | 第02版:教学科研 | 第03版:校园师生 | 第04版:萃英文苑 
     语音播报

萃英学霸素描像



作者:本报记者 任妍 校报记者团 孙小惠
  数痴章炳伟

      “我去爬山,爬了喜马拉雅山,爬不上去,我们坐直升机上去的……”2018届萃英学院数学班毕业生章炳伟在小学作文中这样写道,貌似“胡扯八道”却充满想象力,这样的想象力在章炳伟的文科学习中没能发光耀眼,却在章炳伟的理科学习、尤其是数学学习中充分释放。

  2013年,章炳伟从浙江绍兴考进了兰州大学管理学院信息管理专业,“但是我不喜欢这个专业,我讨厌背东西,所以在这个专业我是最后几名。我喜欢数学,从小就喜欢,喜欢到近乎痴迷的地步,大二就转专业去数学院了。转专业的时候还有件有趣的事,大一在管理学院我们是上高数的,我不喜欢为了分数去准备考试,所以高数差点不及格,转专业的时候数学院的老师就问我‘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敢转到数学院的’。但我知道我数学学的还行,所以依然转了。”章炳伟笑言,“在管理学院我是倒数几名的,到数学院以后,大家都是数学学的比较好的人,遇上对手的感觉,激发了斗志,我就不甘心再做后几名了,于是开始努力学习”。在数学院章炳伟遇到了志同道合的老乡吴嘉力,“我自制力不强,但是他学习主动性很强,我就像一个小跟班一样紧紧跟着他的节奏,除了上课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上自习,形影不离,后来一起考入萃英学院,可以说是他全程带着我跑完了整个大学”。
  章炳伟对数学的兴趣是从小时候就开始的,“我从二年级开始上奥数班,父母喜欢打麻将,我一个人无聊就做奥数题,那时候就会花六七个小时琢磨一道数学题,做对了上课的时候老师就会夸我,然后就很开心,就越发喜欢做了。”这种兴趣和天赋让章炳伟在数学的学习上收获明显异于常人,“我三年级就自学会了一元一次方程,这是五年级的知识点,后来又想到了一元二次方程,这都是自己想到的,没有人教我。”从小学到高中,章炳伟对数学的热情从未减退,成绩也一直不错,“中考数学得了满分。进入高中后数学依然学的很好,很热衷参加数学竞赛,高中有个尖子班,专门给尖子班开设了数学竞赛的课程,我就央求我的数学老师让我去听,他也是数学竞赛课的上课老师,老师答应了,我就每天晚上跟着尖子班的学生听数学竞赛的课程,后来这事被我家长知道了,家长就跟老师说了,数学老师就不让我再去听课了,甚至班主任监督我不让我学数学,尖子班的同学都偷偷上课偷偷参加各种数学竞赛,就是躲着我,我就缠着我的数学老师还是偷着教我吧,高考数学成绩也还行。”
  在数学学习方面,章炳伟有着很强的计算能力,但他更看重逻辑思维能力、知识储备和想象能力,“其实高中的时候我计算能力是很弱的,不喜欢解析几何,这样考试的时候速度就会很慢,为了提高速度只好进行计算能力的训练,解析几何题就全在脑子里算,不动笔,刚开始的时候很难,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但从心底里讲我是不喜欢这种方式的,会很头晕,”这个大男孩拍着脑袋说道,“我觉得上了大学之后数学考试其实就是对思维能力的选拔,知识储备也同样重要,知识量足够丰富了,遇到前沿科学问题才能展开想象力。”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章炳伟数次强调“天赋和运气”至关重要。他理解的天赋是“同样做一道题,我可能一个小时都没有思路,而别人十分钟就能有上百种思路,而且最终证明都是对的”。天赋的直接体现就是做题的灵感,例如参加第八届大学生数学竞赛时,章炳伟碰到了一道20分的题,就是突然产生的灵感,“那是一道有关矩阵的代数题,有两千多个矩阵,我把每个矩阵的第一行拿出来看了一下就解决了。我喜欢代数题,因为代数是有限的,是一个个孤立的,是可以想象和构造的,更喜欢想象空间比较大的题。天赋到达一定高度以后就是智商了,创新是真正需要高智商的。”

  回忆大学生活,章炳伟称“真的非常感激萃英学院”,“我有四个倒数,考高中倒数,进兰大刚上线,也算是倒数吧,在管理学院还是倒数,考进萃英学院直接是倒数第一。萃英学院有很好的竞争环境,在这样的环境中才激发了我的学习潜能。还有,在萃英学院我还碰到了很好的老师,王文凤老师,傅丽萍老师,她们都很好,方方面面关心我,帮助我,真的要谢谢她们。”

实验达人赵乐


      “我从小就喜欢拆拆卸卸,家里的收音机、熨斗、加湿器、玩具、闹钟……这些机械类的东西都拆过,除了收音机拆坏了,其他的基本都装回去了。后来接触到电子产品,手机电脑也都拆过,给手机换过摄像头、电池,也都换成功了,很有成就感。”2018届萃英学院物理班毕业生赵乐说道,“就是很好奇,想知道里面是怎么工作的。”整个采访过程中,这个腼腆的山东男生一直低着头,摆弄着两只手。

  原本喜欢物理的赵乐,高考录取时被调剂到数学专业,“但对物理的喜欢一直没有减退过”。后来有机会考物理学基地班,“就报名考了,也考进去了,大一的时候专业第一,后来又考进了萃英学院物理班。”问及为什么喜欢物理,赵乐说道:“从初二开始学物理就喜欢上物理了,并且一直学的也还不错,但之前一直不知道为什么喜欢物理,后来我想明白了,第一是因为物理这个学科它纯粹是一个体系性的东西,第二是因为我个人特别喜欢做实验,第三是感觉它更贴近人生活的世界本质吧。”
  进入萃英学院之后,赵乐很快感受到学习方法以及侧重的不同:“大一是打基础阶段,那个时候的学习基本是按照课本的,题海战术很管用,题做得多了自然理解的就深了。而到了萃英学院以后,对做题的熟练度就没有那么重视了,更倾向于物理思维的培养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开始关注学科的前沿进展。”就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而言,赵乐认为发现有价值并且在可预见范围内可以解决的问题最重要,“就像我们大一的时候做校创的项目,在实验中遇到了一些问题,我们想做出一个特定元素比例的纳米线,那个项目的执行期只有一年,一开始我花了很长时间去学习通用的方法和测量的手段,到第二学期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才发现之前的知识储备很有限,所以最后这个项目效果也不是特别理想。”对于创新,赵乐同样认为首先要有一定的知识储备,然后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然后才谈得上创新”。
  赵乐的创新经历始于大一上学期,当时的他对一切都还比较陌生和新奇,正好遇上物理学院举行普物知识活动月活动,怀着试试看的心态,他便也积极参加了其中的一项“科技广场”活动。这个活动要求每个队伍在截止日期之前独立完成一件科技创新相关的展品,统一进行展示。赵乐第一次尝试独立画草图,找材料,购买工具,进行组装,这个过程让他收获到了很多,“跟别的师兄师姐相比,我的作品略显粗糙,我当时就在想,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那样厉害。”
  赵乐较强的动手能力在物理这样一个实操性很强的学科也算是“物尽其用”,他也在实验中收获了一个实用新型专利授权,“那是在大一的实验课上,实验是研究动量定理的,滑块在气垫导轨上滑动时受到的阻力一般是被忽略的,当时我们王心华老师就说你们能不能想个办法用实验室现有仪器把这个阻力测量出来。”赵乐和同学们利用实验室中现有的验证动量守恒的气垫导轨、滑块等仪器,通过公式推导,将空气粘滞系数通过可测量的物理量表示出来,再进行实验测量。但在实际操作时,由于仪器数量有限,无法满足之前提出的测量方案的需求,因此他又结合小量近似和微积分的方法将测量方案进行简化,最终成功实现了空气粘滞系数的测量。该创新点经过后期完善,成功申请到专利。

  对于母校,赵乐坦言:“不擅长表达情感,但是真心感谢兰大的培养,感谢所有带过课的老师,尤其是王心华老师,他是一位很认真负责的老师,以后会像王老师一样在自己的岗位上认认真真做好每一件事。”

史路灿女唐玥


      “希望我博士毕业以后,看到花开的时候依然会很开心,看到蓝天白云还会拿起手机拍一张照片,听到好听的音乐会跟着律动,保持这样的心态就好……不管学术怎么样,我们首先是一个人,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这是沈祯云老师说的”,2018届萃英学院人文班毕业生唐玥笑着说道,笑的很灿烂,这个重庆妹子似乎连嘴角的痣都笑出了天真和青春的气息。

  唐玥于2014年考入兰州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我考大学的时候是调剂到思政专业的,报考的是新闻专业,不过很幸运的是思政专业大一的课程涉及政治学、社会学、经济学、哲学等,这些我很喜欢,我觉得文科生应该有一个比较厚重的文科类的基础,所以在上课的同时看了很多书,尤其是哲学方面的,也就由此喜欢上了读书”。看书积累的功底使唐玥在考取萃英学院的时候有了一次小小的爆发:“刚开始对萃英学院其实是不了解的,只知道有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存在,我们这一级是历史专业,面试的时候评委全是学校文史哲的大牛,对历史的知识真的是不太懂,评委提的问题可能答的不太准确,所以我就把我大一学过的课程知识和看书学到的内容全部讲出来了,尤其是哲学方面的,可能萃英学院更看重的是一个综合能力吧,就把我录取了。”
  进入萃英学院开始学习历史之后,唐玥发现历史的学习跟我们常规印象中“背背就可以了”的观念完全不同,“学习历史真的好难”,她一如既往地保留着学习的好习惯,她认为“大学一定要找一个能让自己安静下来的地方学习,每天投入地学上几个小时,不一定时间很长,但是每天都不能断”,所以唐玥上自习喜欢去图书馆和杏林楼,“那儿人多,那么多人一起学习就感觉看不到自己了,这样会更投入更专注。”自开始撰写毕业论文以来,唐玥每天的学习强度相比增大,“每天学习小时数八小时以上吧,在图书馆的在线小时数1000+,还有的时候是去杏林楼了,但是每天晚上八点多回到宿舍以后我就完全不会去碰书了,看看视频,刷刷微博,聊聊天,过过年轻人的生活。”又是一阵笑。
  说到毕业论文,唐玥稍加思索说道:“毕业论文选择了明史,是我即将要去的中山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建议我选的。明清史有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它的研究资料特别多,你不可能把所有的资料都看完,对资料的选择和把控是最头疼的事,对明清史的研究更需要一种世界的眼光,要放到全球的视野当中。具体来讲,我的毕业论文做的是张居正,有关张居正的记载实在是太多了,这样我在写论文之前首先需要做一个资料的长编,有些是电子版的,有些是纸质版的,需要自己录成电子版,还需要自己打句读。打句读常常会出错,因为每个人的理解不同,这需要掌握更多的历史背景才能把握准确,这就又需要比较好的古文功底,环环相扣的,刚开始的时候每一个字都要查是什么意思,否则真的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现在读的多了也就稍微熟练些了。”费时2个月,唐玥终于完成了毕业论文的准备工作———20万字的长编,“这件事情大概占去了我写毕业论文三分之二的时间。”
  问及保研为什么选择中山大学,唐玥坦言:“选择中山大学一方面是因为学校很好,但更多是因为导师吧,现在这个导师是我网上查了好多学校好多导师选定的,他符合我对研究生导师的所有期待,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成果非常突出,有思想,有见地,研究方向是史学史,我对这个很感兴趣,还有考虑到将来就业,广州是个包容度高、机会比较多的城市吧。”
  学习之余,唐玥参加了辩论、社会实践等很多活动,“学习也不能学成书呆子嘛,我还是喜欢生活丰富一些。”唐玥大一加入了马克思主义学院辩论队,参加过纵横杯、英才杯、世纪杯以及校外的各种辩论比赛,数次获“最佳辩手”称号,“后来我们一起做辩论的一帮人,在老师的指导和学长的带领下成立了校辩论协会中心这样一个社团。做辩论是我学习之外全身心投入的一件事了,那时候下课之后就去院办讨论,晚上十一点踩着点回去,很充实,收获也很大。”唐玥在辩论中是四辩,比赛中进行总结时她总能针对对方辩友的言词儒雅地娓娓道来,“总结语都会提前准备,准备就是假设对方可能会说到的话,然后针对性地准备应对,但这些准备更多时候是没用的,需要临场发挥,这个就很考验人了,也很锻炼人。辩论的多了,平常听学术讲座时的提问,也有点像辩论中质询对方辩友了,更能体现出质疑精神。”唐玥说道。
  回望大学四年,唐玥动情地说:“很喜欢兰大,兰大是个可以保持初心的地方,能让人静下心来做一些事情。很感激在兰大遇到的老师们和同学们,尹星腾老师,王彦涛老师,屈直敏老师,沈祯云老师,赵梅春老师,张建荣老师,郑豪老师,冉雅榕同学,丁曼玉同学,吕邦珩同学,郑泽宇同学,等等,他们都是对我帮助很大的人,学习方面,生活方面,很多很多……”

“非典型学霸”史安也


    “我这个人特别喜欢冲击那种最难的东西”,2018届萃英学院化学班毕业生史安也斩钉截铁地说道,言语间充满了自信和力量。史安也2014年考进兰州大学数学院,在入学军训期间“听说有个基地班选拔考试,很难的感觉,我的兴趣一下子就来了,就参加了基地班选拔考试”,史安也瞄准了物理基地班和化学基地班,但在具体选择时却陷入了两难,“后来听说化学班的选拔考试竞争更激烈,所以我最终报了化学基地班,然后就顺利考进去了,后来又考进了萃英学院化学班。”

  “而且我觉得学的专业并不是阻碍进步的绊脚石,如果真的想学什么,完全可以在课后学”,因此尽管在化学班,但是史安也却分别跟着物理学院和化学院的老师做工作,“做的是物理化学这一个交叉学科,既学习了化学的知识,也吸取了物理的精髓,物理这一块更多是靠自学,借助两门学科的力量,所以才能取得一点成绩吧”。在实验过程中,史安也发现了一些有趣的实验现象。“之前大家普遍的观念是认为只要光催化剂的催化效果足够好,应该对任何光催化反应都具有较好的催化效果,不应该存在差异性。但是在我的实验中却发现一些光催化剂对于特定的催化反应有着极为优良的效果。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会认为要么是自己实验做错了,要么是数据收集有问题,总之是个人因素。我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但后来我就设计了个实验证明了一下,发现出现这种现象可能是由于反应机理的不同导致的,就提出了‘催化反应选择性’这个观点,算是个比较亮点的地方吧。”史安也凭借一系列发现发表了三篇SCI一区文章。
  虽然不喜欢题海战术,但是史安也在阅读方面却一直保持着多多益善的态度,“我大一时对太阳能电池比较感兴趣,那时候就把咱们学校图书馆有关太阳能电池的书都读过了”。正是因为这种严谨好学的学习态度,史安也在做实验时也很少会失败,“我做实验更习惯于将更多的时间花费在前期积累和思考上,提前查阅大量文献,分析归纳,在试错上花费的时间很少,因为还没有准备好就去急着做实验,只会失败,还不如准备好了再开始。”史安也认为创新同样源于积累。

  “非典型学霸”,这是史安也对自己的定义,问及未来他说道:“现在对超快光谱很感兴趣,以后也想在这个方向做下去,所以在保研时选择了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这个学校在这一方面的研究是很厉害的,想好好学点东西。”对于母校,史安也表示:“兰大其实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学校,有喜欢做什么就踏踏实实做什么的土壤,干扰少,不浮躁,但是咱们很多同学都缺少自信,其实我们大可不必妄自菲薄。”


后记:
      在2018届萃英学院学生毕业典礼上,校党委书记袁占亭寄语:要有思想,要充满正能量,要做正常人,要善运动,要会感恩,要有格局,要有家国情怀,有梦、追梦、圆梦。校长严纯华希望全体毕业生多读书,读书是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保持善良,善良是最有温度的人格魅力;走出母校的校园后,永远怀揣梦想、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保持好奇心,握紧“好奇”的接力棒,勇于冒险、追随激情、开拓思维、保持开放。
  谆谆教导,殷殷寄语,是母校对所有毕业生最后一份厚重的给予。
  萃英学院2018届毕业生共85人,学业出众者有之,身怀绝技者有之,思想深邃者有之,痴迷科研者亦有之……每个人身上都有着不同的闪光点。数学班章炳伟,“善于学习,独立思考”、对数学的喜爱达到近乎痴狂的程度;物理班赵乐,始终“保持好奇心,握紧‘好奇’的接力棒”、在实验的世界里自由翱翔;人文班唐玥,坚持“多读书”,用读书这个门槛最低的高贵举动呵护着纯净的理想世界;化学班史安也,“勇于面对问题、善于解决问题”,用睿智的武器在科研的世界里披荆斩棘……本报随机选取了这四位同学进行采访报道,通过挖掘他们考入萃英学院和在萃英学院学习生活的点点滴滴,展示“萃英学霸”们取得耀眼成绩所依赖的七分努力和三分运气背后的付出与坚持。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兰州大学 © 兰州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