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兰州大学校报 - 兰州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893期(总第893期) 2016年11月15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新闻 综合 | 第02版:教学 科研 | 第03版:校园 师生 | 第04版:萃英文苑 
     语音播报

质疑应为科研常态


  展会有什么样的意义,后来我的申请得到了这个杂志的认可。
  记:所以这个平台会直接推动您下一阶段的研究?
  董:因为史前灾害这个问题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吴庆龙博士文章发表后,大家的关注度更高,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们借着这个机会可以把这个问题往前再推一大步,而且我认为中国的学者有必要在这样一个重要的问题上做一些工作或者产生一定的学术影响,当然这对于我们兰州大学环境考古这个学科发展也是有好处的。
  记:既然这样,那这个专题会是您下一步的研究重点吗?
  董:这个只能说是我的一个研究方向,但不大可能是我的研究重点。我现在的更多的研究重点是史前时代的东西方文化交流,就是我们所说的一带一路,现在提倡要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其实东西方跨大陆的交流早在4000年前就已经出现了,而且就在我们这个地区(黄河流域),所以有必要把这个历史研究清楚,当然在这个领域 (史前灾难)也取得了很多的成果,因此才有基础去提出质疑或者评论,这都是过去工作的重点。
  记:那关于史前灾难这个领域,下一阶段您还有什么精彩的研究计划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董:(哈哈)精彩的研究计划,我只能说,我们会有成员继续做这个工作,相信我们会有更多成果出来的,但是可能这个并不是我的工作重心。
  好的科研依赖好的团队记:刚刚您有谈到您的整个研究团队,包括张帆宇教授,陈发虎院士等来自不同领域的成员,所以这个问题也是一个跨学科研究的问题?
  董:我们现在这个环境考古学科本身就是一个交叉学科研究,比如用自然科学手段去解决考古学的问题。我们今年刚成立了一个西北暨中亚环境考古研究中心,这个团队的主要成员本身就是多学科的,比如张帆宇博士是做力学的,滑坡方面的,魏文斌老师是历史文化学院的,而且我们跟甘肃省考古所合作也是很多的,这又是自然地理和考古学的交叉。我们后来的成果都是依靠这种学科交叉取得的,我们组建这个团队就是想把这种合作深入下去。
  记:所以您的成员也是根据这些专业因素进行项目的分工的吗?
  董:我们其实不是分工,而是整合,大家有共同的研究兴趣,坐在一起讨论对哪些共同的科学问题感兴趣,然后去提炼哪些问题是最重要的,怎样推进这些问题的研究,因为我们知道科学研究要 “顶天立地”,顶天就是科学研究必须要走到学术的前沿,要有最顶尖的成果;立地,就是你能给国家地方解决问题,现实意义在什么地方。当然学术研究走到顶天立地是很难的一件事情,一个人的力量很难达到,大家能把不同领域优秀的力量整合起来进行研究,往往能取得更大的成就和价值,比如史前的青藏高原的研究就可以证明汉藏是同源的,这对于国家稳定和增进民族感情都是有积极意义的,这是我们初衷、出发点。
  记:所以您的团队是以兴趣为前提并基于共同的初衷而在一起的?
  董:兴趣很重要,但是组织一拨人不是想组织就能组织的,还是要有很好的合作基础。我们大家之间长期合作已经非常信任了,所以才能围绕着一个方向去做事情,当然也跟陈发虎院士的凝聚力有关系,他是大科学家有这个号召力,当然这个团队建立起来大家都是受益的,因为你原来单打独斗想做的做不了,而成立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团队时就可以走向更高目标的研究,更高水平的成果产生出来的机会也是大的,所以我们都很幸运。
  质疑,是科研的常态记:要做顶天立地的大学问,往往应该承受很多,比如您跟吴庆龙博士,彼此都会“质疑”或“被质疑”甚至更多的声音,那您觉得这会是一个比较辛苦的事情吗?
  董:我不觉得辛苦啊,这有什么好辛苦的,你在做科学研究的时候都会面临质疑与被质疑,你看今年那个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老师做的那个基因研究,一开始不是说那是诺奖级别的成功吗?那现在都被质疑成什么样子了。只要你的研究是符合科学规范一步步做过来的,应该就不会怕被质疑,质疑不是坏事,有时候你考虑事情的时候不见得考虑的就很全面,别人质疑你的时候恰恰就是把你没有考虑的方面提醒一下,这样你会把工作做的更好,大家相互促进嘛。
  记:质疑应该是科研的常态?
  董:对,应该是常态,质疑说明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问题,这个问题要是不找出来说明你永远要停留在这个水平,但是通过这种方式把问题找出来了,大家共同往前进了一步,何乐而不为呢。
  质疑老师并不是“离经叛道”
  记:那老师如何看待学生和老师之间的质疑?
  董:其实我很希望学生质疑我,我个人觉得这个是很重要的。我上课经常会问学生你们还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但是我们的学生好像缺乏这样的意识和习惯,如果我的学生经常质疑我我会很开心,至少他们动脑子思考了,甚至有些方面会推动我。我跟陈发虎老师一起带过一个学生,我是副导师,他在博士论文致谢的时候对我说,读书这几年最开心的是跟董老师辩论,虽然结果他都是错的,但我觉得这是好事,我就希望所有学生都是这样,不要认为导师们的工作都是对的,爱因斯坦都犯过错误,应该鼓励学生去质疑导师甚至院士都是应该的。
  记:可以理解为,质疑不仅应该是研究学术的态度,更应该成为高校的学术氛围吗?
  董:对,我基本上经常会给学生开组会,让学生去讲他们的工作,我觉得最好是有这样的氛围。当然我觉得让学生质疑去说老师不对,可能我们中国的学生会很有压力,这跟中国的传统文化会有很大的关系比如“尊师重道”,事实上质疑老师并不是“离经叛道”,我觉得质疑老师甚至否定老师应该都是让老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老师会以这样的学生自豪吧,当然国内国外毕竟是有差别的。其实质疑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比如学术讨论、学术交流、给别人提问,都是质疑,目标都是一样的,使工作越来越好,只是不要转换成人身攻击就好(哈哈)。
  记:所以说在道德上尊师重道是应该的,但是在学术和真理面前,老师和学生是可以平等对话的。
  董:本来就是啊,事实就是这个样子。学术的讨论不应该受很多因素的制约是吧,其实关于史前灾害和喇家遗址,最先是我跟吴庆龙的导师,北京大学非常著名的环境考古学家夏正凯教授他研究的,现在的结果却很有意思,吴庆龙跟夏老师的观点完全不一样,我跟夏老师的观点部分一样部分不一样,夏老师对我们的帮助很大,我们在学术上坚持不同观点,甚至当面也会讨论,但这并不是不尊重老师,这都是非常正常的,学术的认识本来是会随着研究手段的进步而表现出阶段性特点或成果的,所以也有很多老师自己否定自己的,这都是科学研究不断进步的过程。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兰州大学 © 兰州大学版权所有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